首页 新闻资讯文章正文

爱彼得民宿_爱彼迎民宿官网

新闻资讯 2021年12月21日 06:28 11421 admin

原文来自WIRED,作者James Temperton

原文链接:https://www.wired.co.uk/article/airbnb-scam-london?utm_source=Benedict%27s+Newsletter&utm_campaign=94de7a6555-Benedict%27s+Newsletter+323&utm_medium=email&utm_term=0_4999ca107f-94de7a6555-70979757&mc_cid=94de7a6555&mc_eid=0ac925b324

2019年11月,我站在伦敦南部巴特西的一家Airbnb民宿內,但那并不是我预定的Airbnb民宿。一切都有点不对劲,这让人困惑。所有的房间大小都不对,所有的家具都放错了地方。

到处都是不寻常的迹象:这座公寓楼是一座刚刚完工的新建筑,夹在巴特西公园站和一座天主教堂之间,里面挤满了清洁人员。走廊里有清洁人员;清洁人员正把垃圾袋从前门扔出去;清洁人员在电梯里抱着一大堆床单。

那里就像一家酒店——除了没有前台,以及我床上的羽绒被:虽然民宿方声称它是干净的,但被子中央有一块人形的黄色汗渍。

“怎么退房……?”我指着我那间装饰简陋的公寓敞开的门,向给我开门的清洁人员问道。

“把钥匙放在桌上,关上门就行了。”她回答说。

“它会自动上锁吗?”我问。

“不,你不需要锁上它。”

我扬起眉毛。她解释说,我离开后,会有清洁人员来取钥匙。

“所以没人住在这里?”她走出敞开的门时,我询问道。

“我觉得应该不会有。”她半笑着回答。

我关上了门,再次环顾公寓,打开手机上的Airbnb App。“我有点困惑。”我给房东发了消息。房东的用户名叫“罗伯特及其团队”。

“我现在所在的公寓并不是我预定的那个。”几分钟后,他回答说:“嗨,詹姆斯,希望你一切都好。请放心,你所在的公寓就是你通过Airbnb预定的公寓。”

我回复了他,解释说不可能是这样:Airbnb上的照片中,厨房两边都有台面,但我在的厨房只有一边有台面。走廊里应该有一堵坚固的墙。但见鬼了,整个休息室的形状完全不对。“请放心,您身处的是正确的民宿。”房东回复了我,然后不再表态。

那天晚上,我敲了敲大楼里其他公寓的门。一个房间里有三个刚到的男人,他们正试图弄明白为什么他们订了一套三人公寓,但公寓里却只有两张床。

我们说话的时候,把我接进公寓的清洁人员冲了过去,手里塞满了干净的床单。在顶层公寓的门口,一对来自纽卡斯尔的夫妇抱怨厨房里没有锅碗瓢盆。

站在顶层公寓敞开的门前,我注意到了一些事情:公寓墙上的艺术品和我预定的公寓里的一样,沙发、桌子和椅子也一样。在我真正通过Airbnb的公寓门口,住在那里的女士解释说她的房源也被弄错了。

我回到了我的公寓,打开笔记本电脑,点击房东的Airbnb资料。我浏览了我所在那栋楼的七个房源,每个房源都有同样的家具,都有同一瓶凯歌香槟。

我在Airbnb上显示的七个房源之间来回切换,那瓶香槟无处不在,仿佛在嘲笑我。我开始好奇,“罗伯特和团队”的真身到底是什么?

事实证明,在Airbnb上,这种骗局不仅仅是投机者的专利。随着短租热不断蓄势,Airbnb帝国正在迅速扩大规模,并获得利润,专业的操作人员创建了数十个假账户、假房源和假评论,针对Airbnb、当地执法部门和信任该平台的客人布下圈套。

房客们反映了一幅可怕的画面:人们受到欺骗,住在排水管堵塞、设施和配件损坏、床单地板肮脏不堪的住处,而在其他一些案例里,用户住的房源根本不是他们预定的房源。

为了榨干城市内部的“金矿”,骗子们开始将物业管理外包给菲律宾简陋的呼叫中心。骗子们称之为“系统化”,即尽可能多地抢占公寓,用同样的家具填充公寓,拍摄看上去十分专业的照片,然后利用所学的每一种手段将其转化为有利可图的投资。

其中一些伎俩虽然在道德上有点界限模糊,但完全合法。然而,也有人违反了Airbnb的政策和当地的规划法律,还将客人置于危险之中。

正如青年文化平台Vice在2019年10月发现的那样,Airbnb到处都是虚假的、完全不靠谱的房源。

伦敦Airbnb平台上列出的所有“整栋房源”短租期限为每年90天,但骗子们通过把整栋新建公寓变成了专为短租市场设计的酒店,嘲弄了监管部门和Airbnb自身的执法不严。这个问题比任何人想象中的都要严重得多。

我的Airbnb房东,“罗伯特及其团队”始于另一个Airbnb账户,那个团队目前使用的用户名是“里昂”。如今,“里昂”自称是一名30岁的舞蹈家,住在伦敦,但在2012年8月,他曾自称是一个名叫“克里斯蒂安”的人,住在慕尼黑。

“我和女友在克里斯蒂安的房源里呆了好几个星期,”一个名为“加里”的男人的评论说,“克里斯蒂安是个很棒的主人,虽然他住在别的地方(因为你住的房间就是他自己的),他依然会来查看我们是否一切都好。”

“克里斯蒂安”同样对他选择的客人感到满意。“加里和他的女朋友是很棒的客人,”他写道,“他们很好地打理我的公寓,一直和我保持着良好的联系,在我没有时间的时候悉心照料我的猫。”

我开始意识到,我房东的故事也是Airbnb的故事:从共享经济梦到诈骗经济噩梦;从在慕尼黑租出自己的房间,到把伦敦南部的一个公寓楼变成一个酒店,藏在Airbnb上最明显的地方。

2016年11月,“克里斯蒂安”突然变成了“里昂”,事情开始变得有些奇怪。一个月后,来自霍沙姆的“彼得”给“里昂”留下了一条热情洋溢的评论。

“彼得”写道:“这是一次绝妙的体验,这套公寓条件完美。”但对“彼得”Airbnb资料中的图片进行反向图像搜索后可以发现,这张图实际上盗用了巴西无线运营商TIM Participacoes的首席执行官皮埃特罗·拉布里奥的照片。

“彼得”给“里昂”在Airbnb上的房源留下了很多非常好的评价。2017年1月,“彼得”又回归了,这一次他称赞“里昂”在伦敦的一处房源“非常好”,并补充说:“房东非常好,对所有的要求都做出了回应。”

“彼得”喜欢的不仅仅是“里昂”的房源。2017年11月,他评论了我的Airbnb房东“罗伯特和团队”在伦敦博罗市场附近的一处房源。“太棒了!”他充满热情地写道,“我很享受这段时间,这套房源完美契合了我的喜好。”

在那之后,“彼得”的Airbnb资料被删掉了。当月早些时候,一位叫“伊莲”的Airbnb用户同样对那里印象深刻:“我150%满意!这个地方比我想象的还要好!”

与“彼得”不同的是,“伊莲”的Airbnb资料仍然有效,并显示她只收到了两位Airbnb房东的点评:“罗伯特和团队”和“里昂”。两人都留下了一模一样的评论:“完美的客人,非常可靠、友好。高度推荐!欢迎你再次入住!!”

“里昂”也给Airbnb的一位用户“亚历克斯”留下了同样的评论,而“亚历克斯”2017年的用户名为“埃琳娜”。

“亚历克斯·科斯敏”也表达了对“里昂”一处房源的喜爱。“我强烈推荐里昂的房源。”他在2018年10月写道。他的Airbnb资料显示,他还入住了“里昂”的另一处房源、“罗伯特和团队”经营的两个房源和“伊莲及其团队”的一个房源。

所有这些房东的资料都有一些共同点:他们都使用了全景图片作为资料图片,并都在简介中使用了相似的文本。不需多久,我们就可以发现一个由相互联系的房东账号组成的 *** 浮现了出来:除了“罗伯特及其团队”、“里昂”、“伊莲及其团队”,还有“伊芙琳”,“娜塔莉亚”,“费利”,“罗伯特·卢索管理”和“亚历克斯”。

这些房东的Airbnb房源中充斥着虚假评论。这些帐户预定的房源都是我发现的房东账号 *** 中的房源,且他们都留下了热情洋溢的评论。经过 *** 内部操作,他们的200个房源已经收到了2,100多条评论,大部分房源都在伦敦。

所有这些账户基本上都是一个人,或者至少是一家公司。然而,他们都通过了Airbnb的账户验证和安全程序,其中大多数需要提供 *** 身份证明、 *** 、电子邮件地址和 *** 号码。不过,其中两个账户的联系比其他账户更为密切:“里昂”和“罗伯特·卢索管理”,他们曾经的用户名都是“克里斯蒂安”。

“罗伯特·卢索管理”于2016年加入Airbnb。他从Airbnb首次获得房东评论是在那年9月:“克里斯蒂安是一位很好的客人,我愿意把他推荐给所有的房东。”这一评论来自“伊莲及其团队”。

爱彼得民宿_爱彼迎民宿官网  第1张

一个月后,最初名为“克里斯蒂安”的“罗伯特·卢索管理”入住了“伊莲”的另一处房源(“很好的客户!我愿意把克里斯蒂安推荐到任何地方入住!”)。

然后,他入住了一位名叫凯伦的女士的房源(“我很乐意接待这对迷人的夫妇。甚至连我的狗都喜欢他们。”),然后入住了“罗伯特及其团队”的房源(“克里斯蒂安是个很棒的客人。一切都很简单、顺利。”)和里昂的房源(“我强烈推荐克里斯蒂安入住Airbnb的其他房源。”)。

然后,在2017年2月,“克里斯蒂安”变成了“罗伯特”。“罗伯特是一位绝佳的客人。”“伊莲及其团队”的评论写道,后面是“罗伯特及其团队”的三条评论。

“罗伯特及其团队”的房源的首条评论也来自“罗伯特·卢索管理”:“说实话,要离开真的很难。我很想继续呆下去!我一定会回来的!”2016年10月,“罗伯特·卢索管理”为其入住体验留下了这样的评价,但收到该评论的房源现已被删除。

在众多的Airbnb资料中,有一件事似乎是确定的:幕后黑手可能就是“克里斯蒂安”,或者“罗伯特”。我翻阅收件箱,我记得自己当时预定Airbnb时,邮箱被一家管理公司的垃圾邮件轰炸,那家名为Continental Apartments的公司没有销售别的,而是主动向我推销了一台便携式空调(更低15英镑)、一套备用床品(更低35英镑)、一把高脚椅(更低16.67英镑)、一个充气床(更低127.78英镑)和一次伦敦奶酪体验(更低25英镑)。

Continental Apartments网站(上面点缀着各种满意客户的评论,他们的资料照片都是从照片库中获取的)上列出的一个公司编号将我引向了一家名为Lusso Management(卢索管理)的公司,该公司由一位名叫克里斯蒂安·罗伯特·鲍曼的德国男子于2018年5月成立。

我终于找到了我的“克里斯蒂安”,还有我的“罗伯特”。但我也找到了别的东西。这是一个骗局,由多个Airbnb账户共同策划,涉及数百个房源和数千条评论。

许多评论和房东个人简介都是虚假的,旨在误导客户,甚至在某些情况下,平台上展示的房源实际上并不存在。

在一个案例中,伦敦桥一处房源的图片实际上是另一个房源图片的镜像版本。柜台上的酒瓶、微波炉和洗衣机都奇怪地向后倒。另外似乎位于同一栋楼的两处房源再次使用了镜像技巧,翻转了休息室,卧室和厨房。

这种骗局的中心是其制胜法宝:一个为短租而建的秘密酒店。规划文件显示,这座建筑有24个单元。当我查看Airbnb时,我发现有28处房源,每一处都以一种令人困惑的方式融合了所有其他的房源——图片、描述和房源名称(切尔西9859附近理想顶层公寓+私人露台,巴特西9858豪华&宽敞双床顶层公寓,巴特西9879迷人双床公寓)糅合在一起。

这其中有些公寓是不存在的。我订了一晚巴特西的房间之后,就被随机扔进了一间空置的公寓,这可能会帮助房东更大限度地提高大楼的入住率,规避伦敦短租期限为每年90天的法律。

Continental Apartments还在其他短租平台上提供其房源。巴特西的整个建筑在Booking.com上出现了两次(尽管其中一处房源不再有效),在Expedia上出现了一次,而在Vrbo上提供了一个公寓。

Continental Apartments在Booking.com上提供61处房源,在Expedia上提供数十处房源。该公司在Booking.com和Expedia上提供的许多房源与在Airbnb上提供的房源相同。

伦敦的短租期限90天规则适用于所有平台,但没有规定阻止房东多次提供同一个房源。

Airbnb不允许重复提供房源,也不允许出现那些不存在实体公寓的假房源。Airbnb房东在收到过多负面评论后不允许删除和重新提供房源。个人账号或账号群不允许从事潜在的欺诈活动。

我发现的这些账号似乎违反了Airbnb的所有条款,而且已经存在多年。但是,当我深入挖掘的时候,事情变得更奇怪了。

在LinkedIn上,克里斯蒂安·鲍曼称自己是一个“惊人的驱动型个体”。2014年11月,他创建了London CBP,根据该公司网站和LinkedIn页面的信息,该公司与投资者和地方议会合作,“为英国的议会和住房协会提供短期、长期和紧急住宿”。

2018年4月,鲍曼将注意力转向了利润更为丰厚的Airbnb短租市场。他的LinkedIn页面显示,与长租相比,在Airbnb上提供房源的投资回报率“高达300%”。

Companies House保存的记录给出了鲍曼的地址——以及Continental Apartments的地址——位于伦敦桥附近,一家由办公空间提供商Regus提供的虚拟办公室。

在其他条目中,鲍曼的地址显示为法林顿附近的公寓。用Google搜索该地址后会显示一个短租房源。这些照片与“伊莲及其团队”的Airbnb房源非常相似,公寓的布局、墙上的艺术品和装饰几乎完美契合。

为了进一步了解我在Airbnb的预定情况,我拨打了一个列在Continental Apartments网站上的伦敦号码,这个号码把我转到了一个呼叫中心,一个略微带北美口音、听上去非常遥远的声音询问我他们可以如何提供帮助。

我挂断了 *** ,拨打了我Airbnb预定中列出的英国手机号码,接通的是同一个呼叫中心,同一个接线员接了 *** 。我问他们是哪里人。“我不能透露这些信息。”这位自称名叫拉芙莉的接线员告诉我。

然而,拉芙莉能够阅读我与“罗伯特及其团队”交流的Airbnb信息。我要求和罗伯特谈谈,说我对我最近入住的Airbnb房源有意见。拉芙莉说她可以给“团队”留言,让他们知道我打了 *** 。

“我会告诉他们,你打 *** 来是为了和罗伯特对话……”这句话还没说话,她就挂断了 *** 。

我给CB Platinum(CB应该代表克里斯蒂安·鲍曼)网站上列出的另一个号码打了 *** ,CB Platinum是Continental Apartments的另一个名字,两者实际上是同一家公司。

一条稍有不同的自动信息再次播放,然后拉芙莉再一次接了 *** *** 。我打了招呼,她立刻挂断了 *** 。我又打了CB Platinum列出的另一个号码,再一次接通了拉芙莉。

在她挂断 *** 之前,我再次要求和罗伯特谈谈。“你得等十分钟,他还没来。”她粗鲁地说。我被晾在一旁等待接听,十分钟后,她又挂断了 *** 。

我又打了过去,拉芙莉又接了 *** 。当我暗示罗伯特也许不存在时,拉芙莉生气了:“他是真人!你怎么能说他不存在?!罗伯特不在,所以我找另一个人和你谈谈。”她让我等了十分钟,然后让我挂掉 *** ,之后有人会给我回 *** 。

令我惊讶的是,我的手机几秒钟后响了。我是从另一条线路给拉芙莉打的 *** ,也从来没有给过她我的手机号码。当我问起 *** 那头是谁时,这个同样略微带着北美口音的人自称名叫拉塞尔。

“所以你不是罗伯特?”我问。对方有一个很长的停顿。“我想我们这里没有叫罗伯特的人,”拉塞尔回答,然后解释说他是一名高级客户关系经理,想要为我提供帮助。

我解释说我入住的房源和预定的房源不同。“但地点是一样的,”罗素查看了我预定的详细资料后说,“巴特西有很多公寓,”他补充说。

拉塞尔解释说,处理我预定的公司在菲律宾有一个呼叫中心。当我问他在哪里时,他告诉我他来自“伦敦队”。当我问他是否真的在伦敦时,他避开了这个问题。

当我问他伦敦的时间是几点时,出现一个漫长而尴尬的停顿。“你在和我们团队中的一员对话。”他说。

他为我提供了5%的折扣,我可以在以后通过该公司进行的任何预定中享受这一折扣——这种技俩我见过无数次:Continental Apartments通过这种折扣来回复Airbnb上房源的负面评价。

我问他,如果罗伯特不存在,我在Airbnb上是和谁在交换信息。他解释说:“根据我的观察,和你对话的是两个不同的人。”我再次问他,他是否真的在伦敦。

我们打了将近一个小时的 *** ,拉塞尔虽然很有耐心,但听上去有些恼火。他说:“我不会回答你,因为我并不确定你是否真的是我们的客户。”

几天后,我再次给Continental Apartments打 *** ,说我是一名记者,需要和鲍曼通话。菲律宾接线员挂断了我的 *** ,屏蔽了我的号码。我从不同的线路再试了一次,同样的情况也发生了。第三次尝试,我又被屏蔽了。

我发了一封电子邮件给CB Platinum要求与鲍曼交谈,但从未收到回复。我在Facebook和LinkedIn上添加了鲍曼——他要么是没看到我的请求,要么是忽略了。

正在那时,我发现了这与天主教的联系。2015年7月,南华克罗马天主教教区公司Southwark Roman Catholic Diocesan Corporation向PE Mount Carmel出售了一小块土地的250年租约,PE Mount Carmel是房地产开发商Portchester Estates与英国更大建筑公司之一的董事长格林·沃特金·琼斯的合伙企业。

2017年底,24个住宅单元的建设规划许可得到批准,这24个住宅单元是由一栋屋顶独特、陡峭的黄砖建筑中的一层和两层公寓组成的。当地一个居民团体对开发的经济适用房过少表示 *** ,但由于该建筑的位置,这些投诉被规划官员驳回。

教会认为这项工程是一大福音。“教区土地上的新开发项目将为我们教区急需的设施提供资金。”其网站上发布的最新消息称。

在施工过程中,工地外的一块围板上写上了戏谑的文字:“即将建成的豪华公寓”。一位艺术家对这座建筑的描绘显示,建筑充满了生活气息,人们在阳光普照的阳台上放松,穿过紫藤覆盖的地面。

工程于2019年春季完工,之后,PE Mount Carmel将大楼内的所有24个单元出租给一家服务性住宿公司Urban Stay。Urban Stay将这些单元的管理权移交给了克里斯蒂安·鲍曼。

我通过Airbnb在巴特西预定的那栋楼可能有着更为可疑的用途——通过短期租金大赚一笔?

当我打 *** 给南华克大主教教区,该教区管理的一座教区拥有建造公寓用地的所有权, *** 被接通给了教堂地产管理者克里斯·米林顿。他解释说,教区希望不久前将不动产 *** 给开发商。

他说,这一举动这将使得教堂从有关土地的文件中被删去。但施工过程中的延误和其他问题导致教堂仍然拥有这块土地。米林顿表示,教堂继续出现在土地注册文件上是“相当烦人的”。

当我解释说这座大楼实际上是一家Airbnb酒店时,他说我的发现“很有趣”。他说,然而随着不动产 *** 的临近,教堂很快就与之无关了。他补充说:“确保计划的完成不是我们的责任。”尽管如此,他还是把这种情况称为“一个非常复杂的故事”。

当我与Urban Stay的联合创始人詹姆斯·斯威夫特交谈时,这个故事更加复杂了。Urban Stay是一家租赁巴特西24套公寓5年的公司。斯威夫特解释说,他的公司与这座大楼“没有任何关系”,而且大楼的管理权已经分配给了“另一家公司”,他拒绝透露这家公司的名字。

当我问他,大楼里的公寓是否应该成为Airbnb的房源时,他听起来很困惑。“我们不会在Airbnb或类似的网站上提供任何房源。我们与公司和搬迁公司有直接关系,那些才是我们的客户。”

当我解释说我在这栋楼住了一晚,并通过Airbnb预定了房间时,出现一个很长的停顿。“真的吗?”斯威夫特问道。“根据我与他们达成的共识,这是不被允许的。我需要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我有点惊讶。”他说。

我再次要求他分享管理这座大楼的管理公司的名字,但他再次拒绝了。当我揭示这场骗局的全貌(重复的房源、虚假的评论、呼叫中心客户服务)时,斯威夫特说他“非常震惊”,并补充说这可能违反了他与管理公司的协议。

当我问起克里斯蒂安·鲍曼、CB Platinum或Continental Apartments的名字时,斯威夫特叹了口气。“是的。”他说,然后不情愿地承认,管理公司是CB Platinum,而与他一直对接的人是鲍曼。

在后续电子邮件中,我给斯威夫特发送了鲍曼的公司提供的28个Airbnb房源链接。我还请他分享他与鲍曼的联系方式。斯威夫特从未回复,房源也没有被删除。

当鲍曼在2018年5月创立Lusso Management时,他并不是一个人在工作。事实上,鲍曼在当年9月辞去了董事职务,取而代之的是一位名叫亚历克斯·米尔伯恩的人,此前他曾担任公司秘书。

两人还于2018年2月成立了一家名为World Short Stay的公司,拥有多个房源,后来更名为Continental Apartments。美国Companies House持有的记录显示,World Short Stay的账户已经过期,该公司可能很快就会被注销登记。

米尔伯恩和鲍曼一样,主管着几家房地产投资公司。但与鲍曼不同的是,米尔伯恩认为自己是一个房地产投资明星。他在YouTube视频中扮演主角,解释了如何利用自己天才的房地产投资策略,“用很少前钱,或根本不用自己的钱,就能创造6位数的收入”。

他的策略是:借一笔 *** ,或者用你自己的钱,与房东谈判,保障他们能够在一段时间(比如长达三年)内收到市值租金。

然后,与其将房产出租给长期租户,不如配上“酒店般的便利设施”,然后在Airbnb和Booking.com上提供房源,并“收取更高的每晚房费”。米尔伯恩解释说,利润是你的。根据一些估计,在Airbnb上提供房源的收益率是 *** 租房屋的3到5倍。

米尔伯恩也掌管着服务型住宿专家俱乐部,他在那里提供一对一的辅导课程,价格为每天1100英镑,或者两天的团体课程,价格为1598英镑。

根据公司网站称,这些课程揭示了如何“外包、系统化和自动化”服务型住宿或短租业务经营过程中的方方面面。我假扮成米尔伯恩导师计划的潜在客户,与他通过进行 *** 进行了交谈,他说道,伦敦短租期限每年不超过90天等障碍几乎不不需要担忧。

他说:“这些规模庞大、价值数十亿英镑的公司,他们直接忽略(伦敦)这一短租每年不超过90天的规定,因为当局基本上不可能对其进行监管。想想看,如果不是站在公寓外面,每天记录下人们租住的天数,当局根本无法针对这一规定进行监管。这就是为什么每个人基本上都会忽略它。”

米尔伯恩解释说,绕过任何强制措施的过程都非常简单:“你可以通过Booking.com预定三个月,通过Airbnb预定三个月,通过Expedia预定三个月,通过直接预定预定三个月。”

在伦敦,无论在哪一个平台上提供房源,每年短租90天以上都是违法的。在Airbnb,一旦伦敦的房源提供时间达到90天,就无法被预定。

但米尔伯恩解释了这项法律——以及Airbnb的系统——如果你知道怎么做,就很容易避开规定。他调侃道:“这是有办法解决的,但归根结底要看行业知识和业内诀窍。你只需要知道如何及何时规避它就行了。”

我让他透露其中一个诀窍。“有些人有两个Airbnb账号。”米尔伯恩解释道。或者,在我所追踪的诈骗案中,有十几个账号。米尔伯恩告诉我,他“在伦敦有很多住房单元”。

但米尔伯恩给出的一些细节只是在打擦边球,没有违反法律。他形容服务型住宿业务“节奏快”、“性感”,并说他从未亲眼见到过自己投资组合中的许多房产,这些房产的管理由一个总部位于菲律宾的承包商团队负责,他们 *** 工作,每周的工资为100英镑。

“一旦一切就绪——你知道在哪里可以找到这些菲律宾工人,如何培训他们,你就可以开始行动,自己退居幕后。”

鲍曼的公司使用的账号“伊莲及其团队”管理的一处Airbnb房源使用了带有Lusso Management标记水印的照片。这处房源也位于米尔伯恩所在的谢菲尔德。米尔伯恩自己的Airbnb房东资料上的两处房源是费利和里昂共同出租的,两者的资料都能够链接到鲍曼。

在他的Facebook和LinkedIn页面上,米尔伯恩宣传了他的房地产投资策略,并发布了自己驾驶豪华汽车和在阳光下游泳池边 *** 上身工作的照片。

关于重复出租房源来绕开伦敦每年短租不超过90天的规定,我问他是否担心被Airbnb或地方议会抓住。他说:“议会已经尝试过了。但我想大伦敦有54,000套服务型公寓。即使只有5,000套,他们也没有足够的资源来管理,所以这对我来说不是什么大问题,”他说,“服务型住宿几乎完全不受监管,令人难以置信。”

爱彼得民宿_爱彼迎民宿官网  第2张

我的经历证明了这一点。我在巴特西的Airbnb“酒店”住了一晚之后,向旺兹沃思议会的高级规划执行官爱德华·阿帕赫报告了这座建筑。

调查已经展开,但在看到有关单元的租契(均超过六个月)后,市政局裁定所有单元仍可以“合法使用”,并裁定“没有违反规划管制”。

我给阿帕赫发送了几个Airbnb公寓房源的链接,其中很多都有最近的几次客人点评,并问他这些公寓为何能够既收纳长期租户,又能在Airbnb被宣传并可供出租。

阿帕赫在一封电子邮件回复中写道:“管理人员已经通知我,他们没有投放广告,直到我提请他们注意,他们才意识到这一点。我建议他们对此进行调查,并确保将其删除,以防止将来出现任何混乱。”

许多房源被删除后不久又出现在了不同的Airbnb帐户上,并附有不同的标题、说明和照片。

克莱尔·法洛斯是Charles Russell Speechlys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专门研究规划法,并形容这一决定十分“有趣”。法洛斯虽然不想详细评论具体案件,但他告诉我,任何计划执行决定都取决于对现有证据的“解释”。

她说:“听上去有人公然违反规划控制,所以问题在于让当局对此采取行动。有90天的租期限制,这确实在伦敦提供了某种程度的明确性,但如果不强制执行,那么很明显,这确实让人有理由担心有些地方出现公然违反限制的行为。”

当我问到,根据我给她的细节,这种违反行为可能有多严重时,法洛斯说这“确实看起来很极端”。

忽然之间,大卫·休默的妻子被卷入了此事。英国艺术家兼摄影师佐伊·巴克曼自2010年起与这位《老友记》明星结婚,今年1月,她入住了“罗伯特及其团队”位于伦敦的一处房源。

“这地方不安全!”巴克曼在伦敦利物浦街附近一套两居室公寓的评论中这样写道。“我和我8岁的女儿在一楼遭遇一名男子的暴力和骚扰,房东没有帮助保护我们。

我们因为受到威胁而逃走,但他们拒绝退款,”评论没有到此为止,“这间公寓很难闻,公共区域一片狼藉,但归根结底这是一个危险的环境,妇女和儿童不应该入住。别指望房东会理解或关心。”

巴克曼没有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但并不只有她有过如此糟糕的体验。

虽然Continental Apartments和CB Platinum管理的Airbnb房源下的许多评论都是正面的——客人往往对这些公寓的位置很满意,其中许多都位于伦敦市中心——但还是有一些令人担忧的负面评论。

克莱尔在2017年2月为“罗伯特及其团队”管理的一处房源留下的评论十分典型。她抱怨说,公寓的窗户没有关上,因为没人电费账,停电了一整天,还有一个厕所被堵住了。

但这些评论都与克莱尔通过Airbnb实际预定的房源无关。她写道:“由于我们不能呆在最初预定的地方,所以我们留在了伊斯灵顿。我们已经就这一分歧达成了折扣协议。‘团队’说我们堵住了厕所,拒绝退款。我只觉得这个‘团队’不可信。”

“罗伯特及其团队”的其他客人声称,房东要求他们,如果大楼里其他任何人询问他们是谁,他们都不能实话实说。其他人则表示,他们收到了鼓励他们留下五星评论了信息,从而在日后预定时获得15%的折扣。

其他人则抱怨登记手续复杂,卧室窗户没有百叶窗,家具破损,气味难闻,房东反应迟钝。2019年10月,艾哈迈德为“罗伯特及其团队”留下评论称,房东让他们的客人遭受到了种族主义虐待。

他写道:“说我们带着刀完全是因为我们的种族。”“罗伯特及其团队”的回复称,艾哈迈德“在房源中举行派对”,并补充道“每个房东都应该注意这位客人,并在允许他入住之前审慎考虑”。

莉亚在2019年8月入住了“罗伯特及其团队”在Airbnb上的房源,她的评论始于她的解释:她给出了“一颗星,只是因为没有零颗星这个选项”。

她抱怨公寓肮脏不堪,“到处都是狗毛和人的头发,肮脏的浴室,肮脏的地板,三包发臭的湿毛巾和床单,这些都是以前的房客塞在沙发下面的,而我们原本打算在沙发上睡觉。”

莉亚还写道,厨房的水槽排不干水,其中一个淋浴坏了。“在伦敦的之一天,我们等了一下午的维修,但尽管我一再询问,还是没有人来。我们住的每一天都被告知维修会来,但他们从来没有来过。”在他们入住时间快结束时,另一个淋浴也坏了。

2019年9月,Airbnb资料显示来自北卡罗莱纳州的布兰迪在伦敦度蜜月时,为自己和丈夫预定了由“罗伯特及其团队”在Airbnb上的房源。

“我们非常不满意,”她的评论写道,“整个公寓看起来好像有人刚搬出去,房产管理者往房子里扔了一些便宜的家具然后用来出租。”她补充说,被单太脏了,根本无法盖在身上。

她投诉之后,房东并没有提供干净的床单。“总的来说,这是一次糟糕的经历,我们取消了剩下的行程,并预定了新的Airbnb房源。”

其他客人抱怨说,他们找不到锁箱,无法进入预定的公寓,导致他们在半夜被困在伦敦的街道上,而房东并不回复。其他人则声称他们在最后一刻被取消预定。

“我们晚上就到了,而不到24小时之前,他们取消了预定。我醒来发现,我们还有几个小时就到伦敦了,但到达之后却没有地方住,这太离谱了。”艾伦桑德拉在2019年9月留下的评论写道。去年,“罗伯特和团队”收到了26条类似的负面评论。

当我提醒Airbnb注意这个骗局时,平台暂停提供了所有与鲍曼和Continental Apartments相关的房源和房东帐户。一位发言人说:“我们对任何试图规避我们系统的行为都是零容忍的。”他补充说,此类问题“极其罕见”。

但是衡量这个问题的规模是不可能的。继Vice曝光了美国地区的房源骗局之后,Airbnb表示将审查其平台上的每一个房源和房东。

Airbnb联合创始人兼CEO布莱恩·切斯基在一封名为“在一个充满信任的行业”的电子邮件中表示,将核实所有房源和房东的准确性和质量标准。

考虑到Airbnb承诺认真对待此事,剩下的房源可能确实是与上述情况非常不同的服务:更多的空余房间和真正的住宅,更少装满相同家具的高收益投资机会。

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以伦敦为例。代表伦敦地方 *** 的机构伦敦议会的研究发现,伦敦每50户人家中就有一户在Airbnb等平台上提供房源。

仅在2019年12月,伦敦所有32个行政区和伦敦金融城就有73,549套整栋房屋在 *** 平台上提供房源。在全球范围内,Airbnb拥有超过700万个房源,这个庞大的 *** 几乎完全建立在脆弱的信任之上。

据Inside Airbnb(一项说明该平台对全球城市影响的服务)称,据估计,在伦敦地区,Airbnb 36,964处房源的房东有至少两套房源。

虽然Airbnb自称是一家共享经济公司,但托管业务正变得越来越系统化和专业化,批评人士认为,当地居民无法获得被短租热锁定的房产,企业牺牲了居民的利益赚取巨额资金,。

那么有什么解决方案呢?迄今为止,对Airbnb房源进行充分监管的尝试充其量只是昙花一现,同时导致了一系列令人困惑、各自为政的做法。

2019年12月,欧洲法院裁定Airbnb是一家“信息社会服务机构”,而不是一家房地产机构,此前更为一致的监管努力受到打击。这样的裁决意味着,城市必须继续孤军奋战,取得喜忧参半的成功。

伦敦市议会住房和规划执行委员达伦·罗德韦尔表示,伦敦的短租市场“完全失控”了,这种情况正在对住房存量造成“严重影响”。他说:“听说发生了骗局,我非常担心。”

他认为,面对大量不合规房源,官员们正在打一场败仗。罗德韦尔认为, *** 现在必须立法,为短租制定“强制性登记计划”。

学术界和规划专家表示,获得这些数据,至少可以让官员们知道哪些房产是短期出租的,由谁出租,一年出租多少天。罗德韦尔说,目前英国的法律“无法达到目的”。

因此,市议会正艰难应对资源迅速减少的局面。自2010年以来,他们的预算削减了63%。相较于数以万计的短租房源,伦敦各行政区只有少数几个规划官员负责执行。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专门研究城市规划的学者表示,大规模滥用Airbnb政策和地方规划法的现象非常普遍。“整栋建筑都变成了事实上的酒店,”这位学者解释道,“我们听说过有当地投资者,有时是外国投资者,进来买下整栋楼,把剩下的房客赶出去,有时还是通过恐吓,然后把房子装修好,把整栋楼变成度假公寓。”

这位学者说,他们在阿姆斯特丹、巴塞罗那和里斯本都看到过这样的例子。他们形容我在伦敦发现的骗局是他们听说过的“最精心策划”的骗局之一。

这位学者解释说,监管机构面临的关键问题是,Airbnb拒绝开放其平台接受审查。与罗德韦尔呼吁建立某种形式的短租登记系统相呼应,这位学者表示,如果不能获得数据,一切都不会改变。

他们认为,只有当我们有更好的法律来管理像Airbnb这样的公司时,才能获得数据。“这是你治理城市、管理城市、进行城市规划所需要的数据。而Airbnb拒绝提供这一数据,这使得决策者无法有效地衡量和监测这一现象,更不用说对其进行监管了。”

Airbnb发言人说,该公司此前支持了伦敦市长萨迪克·汗创建类似系统的呼吁。

缺乏透明度给骗子提供了藏身和活动的地方。然而,对许多人来说,Airbnb已经变成了这样:一层薄薄的共享经济伪装,隐藏着大量无良奸商。

在多伦多,它们被称为“幽灵酒店”;在布拉格,它们是“分布式酒店”;在业内,它们被称为“系统化”Airbnb列表。但对Airbnb来说,它们是住宅——在“由本地房东经营”的平台上,有机会呆在“独特、真实的地方”。

Airbnb声称它“促进了人与人之间的联系、社群和信任”,但经过几个月的努力,我发现唯一的人与人之间的联系,就是被菲律宾呼叫中心的工作人员欺骗,然后被挂断 *** 。

然后,在这篇文章即将发表的前几天,鲍曼接受了我的LinkedIn邀请。我给他发了一条信息,他看到了,但没有回复。但在LinkedIn上建立联系可以让你看到对方的联系方式。我给鲍曼发了封邮件,告诉他我想问他一些问题。

他回答说,他目前正在旅行,一收到我的邮件就会立即回复。我发了一长串问题,鲍曼没有回应。他的电子邮件签名是两个 *** 号码。

我打了一个伦敦 *** ,并选择了一个和房产管理部门通话的选项。一个英国口音的男人接了 *** 。我说了我的名字,他立刻挂断了 *** 。我打第二个号码,鲍曼的手机,直接转到了语音信箱。

我终于听到了他的声音。“对不起。我现在不在。”预先录制的信息这么告诉我。我仍然渴望“人与人之间的联系”,所以请求鲍曼回复我的 *** 。现在,我还在等他的回复。

标签: 爱彼得民宿

发表评论

大金游戏网Copyright Your WebSite.Some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黑ICP备202100684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