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攻略文章正文

百将录_白江论坛

游戏攻略 2021年12月20日 21:26 2952 admin

本文写一下参加了南京大屠杀的日军部队的结局。

日本在华东地区进攻南京时,组成了华中方面军。

华中方面军下辖上海派遣军(第3师团、第9师团、第11师团、第13师团、第101师团、第16师团),以及1937年10月第10军(第6师团、第18师团、第114师团),总共有九个师团。

另外在上海派遣军旗下还有来自台湾军(台湾守备混成旅团)的重藤支队,支队长是重藤千秋,不过该支队在1937年12月初被编入日军第五军作战序列,并没有参加进攻南京的作战。

网上有谣言说台湾兵参与了南京大屠杀,中国人杀中国人的悲剧,这是错误的,首先重腾支队没有参加直接进攻南京,其次虽然日军在台湾的部队名字叫台湾军,但是兵员都是日本人,主要来自日本九州。

日军在1942年才开始在台湾实施志愿兵制度,到了1945年初才在台湾实行全面征兵制度。据日本厚生省统计,从1942年到至日本投降时止,总计80433名台湾青壮年加入日本军队,这些人大部分被投入到太平洋战场,也有一部分到了中国大陆。

另外从1937年-1945年,日本在台湾征集了126750名军夫(军属)。

以上总计有207183名台湾人。

据《中国战区中国陆军总司令部受降报告书》,1945年在中国各地受降的日军人员中有台湾人37700名(其中海南岛20335名,广东9618名),这个数字包括了台籍士兵和军夫。

在1937年抗战全面爆发后,日军中的台湾人只以军夫的形式存在,实际上就是苦力,他们是没有配置武器的非战斗人员,没有枪支,刺刀和军刀这些武器。

不仅如此,在现在南京大屠杀幸存者的证言,以及在南京西方人的回忆录,以及日军士兵日志以及日军作战记录中,均没有台湾人参与屠杀的记载。

这九个师团中,进攻南京并且制造大屠杀的主力师团主要是第6师团,第9师团,第114师团和第16师团。除了以上四个师团之外,

第18师团虽然也是进攻南京的主力师团,但是主要在外围策应作战,在南京入城式时派了一个联队参加,这个联队停留的几天也参与了大屠杀,这个后文会介绍。

然后有三个师团主要是一部分参加了南京战役和大屠杀。

第5师团国崎支队(国崎支队编制为步兵第41联队、独立山炮兵第3联队(欠第2大队)及骑兵、工兵、辎重兵部队,由步兵第9旅团长国崎登任支队长)

备注:日本一个陆军师团一般为4个步兵联队,以及配属有炮兵,骑兵,工兵,辎重兵等部队。

第3师团步兵第68联队,时任联队长是鹰森孝。

第11师团天谷支队(以第11师团步兵第12联队、山炮兵第11联队第3大队等组建,第10旅团长天谷直次郎任支队长)

最后是第101师团,这个师团主要是驻扎在上海和浙江,只有骑兵联队的一部配合第16师团向南京作战,这个师团对南京大屠杀的参与最少。

根据日军101师团师团长斋藤弥平太中将于1940年1月25日在师团番号即将撤销前递交的作战《状况报告》,记述了该师团在华的作战过程。

这一报告里明确记述,1937年12月初101师团还在上海担任警备,12月10日才从上海朝南京方向出发,18日到达浙江湖州即又转向嘉兴方向,准备参与进攻杭州。12月24日至次年1月中旬该师团都在杭州一带,1月23日返回上海,至1938年6月间才接替第9师团警备苏州,其主力并没有参与南京进攻战役。

所以日军的九个师团里面,我们一般除开101师团,所以是五个主力师团(第6师团,第9师团,第16师团,第18师团,第114师团)+三个师团支队(第5师团国崎支队,第3师团第68联队,第11师团天谷支队)

我们来看一下这些日军部队的结局。

注意,实际上日军在战争期间存在建制单位和官兵个人在不同部队间的调动的情况,本文只追踪日军参加南京大屠杀的建制单位和高级将领的情况。

写这篇文章我阅读并且查阅了大量的资料,这个过程中发现国内 *** 上关于南京大屠杀的日军部队结局的文章,基本都写的比较简单,有的日军部队写到回日本本土修整之后就没有下文了,其实后续这些部队还在参与战争并且遭遇伤亡。

我在国内 *** 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一篇非常详细的文章来介绍各个日军施暴部队的最终结局。我觉得这也是目前的一个问题,对于抗战历史,在网上要寻找权威资料总是很难,需要自行整理搜集。

因此,这篇文章会加以补充,本文无需授权请随意转载,当然由于写作过程中有大量的信息需要查证,难免可能有疏漏,也请各位有识之士给予更多资料上的补充和修订。

南京于1937年的12月13日沦陷,但大屠杀在沦陷之前就已经在周边地区开始。

先说南京大屠杀的五个主力师团之一的日军第9师团:

在南京沦陷之前,该师团就已经遭受了重大伤亡,根据日本的“上陆以来の戦(病)死者并戦伤(平病)者一覧表”(防卫省防卫研究所),该师团从1937年9月27日登陆开始,至1937年12月南京沦陷,该师团至少战死4357名,受伤9690名。

在南京大屠杀之后,该师团又参加了1938年1-5月的徐州会战,以及1938年6-10月的武汉会战,这两场会战都打的比较激烈,

徐州会战中值得一提的是最为著名的台儿庄大捷,不过在此战中日方遭受重大伤亡打击的主要是第5师团(坂垣师团)和第10师团(矶谷师团)。

第9师团伤亡不详,但根据日本华中派遣军在1938年5月31日的调查,

参与徐州会战的第9师团定员不足额3621人,人员不足为战死,受伤和生病所致,若再考量日军在徐州会战期间所接受的人员补充,因此估计第9师团在战斗中也有千人以上的伤亡,毕竟在整个徐州会战中,日方的伤亡大约在两三万人的水平,

而在武汉会战中,根据《第9师团战史》,该师团在武汉会战中死1102人,战伤2895人。

因此第9师团在华作战期间,伤亡更大是来自于南京大屠杀之前的淞沪战役,在南京大屠杀之后在徐州会战和武汉会战也遭遇了千人以上级别的伤亡。

但是第九师团1939年就被调回日本国内修整,1940年被调往关东军,在1945年时本来计划让其驻守冲绳,但日本方面判断台湾将遭受美军攻击,因而将其驻扎在台湾,结果错过了美军的冲绳攻击战,这实在是一个遗憾。

因此在南京大屠杀之后,第九师团除了在徐州会战和武汉会战中遭受了累计大概五千人或者以上级别的伤亡之外,未遭受很沉重的打击。

包括后来第九师团的36联队被调往第28师团,并且参加了1945年的冲绳战役,但28师团在冲绳战役中驻守的阵地在宫古岛,而不是冲绳本岛,未遭受美军正面攻击,只是遭受了美军的轰炸,因此最后直接投降。

作为日军精锐部队的第九师团最后是被调往台湾,而不是参加冲绳,日本大本营的许多作战参谋对于当时把第九师团调往台湾的行为称之为“参谋本部这辈子最 *** 的行为”。认为作为精锐的第九师团,如果在冲绳岛参与防御作战,会给美军重大打击。

我是也是这么认为,如果第九师团当时了参与了冲绳战役,集体玉碎了多好。

可以说,在日军1937年南京大屠杀的五个主力师团中,在1938年参加了徐州会战和武汉会战,1939年之后就没怎么打仗的第九师团是运气更好的部队。

南京大屠杀中两个屠杀最凶狠的师团是第6师团(熊本师团)和第16师团,

在南京大屠杀之后,隶属于第11军的第6师团相继参加了徐州会战,武汉会战,以及作为11军的主力参加了三次长沙会战。

其中在武汉会战和三次长沙会战,隶属于第11军的第6师团都是主力参战部队。

武汉会战日本方面参战的主要是第2军和第11军,其中第11军是日军的主攻部队。

在1938年6-10月的的武汉会战中,隶属于第11军的第6师团也是日军死伤最惨重的师团之一,按照第47联队战史《乡土部队奋战史》记载:“从8月1日—10月26日,日军第6师团战死2308人、战伤7277人、合计伤亡9585人。”

这仅仅是从1938年8月到10月的伤亡,而如果计算6月,7月的伤亡,则第6师团在武汉会战中伤亡过万人。

尤其是武汉会战中的田家镇保卫战,是武汉会战中最为重要的战役之一,由于武汉本身无险可守,田家镇以其独特的地理位置成为拱卫武汉的外围要域,蒋介石曾多次要求国军固守田家镇,以保卫大武汉,日军担任主攻的就是第六师团,在此过程中遭受了重大伤亡。

1939年9月-1942年1月的三次长沙会战薛岳率领的国民 *** 军队都是主要和日军第11军作战,日方仅仅其承认的在三次会战中的伤亡就有大约1.65万人,而第6师团作为其中的主力也有不小的伤亡。

不过更为让人高兴的是,在中国战场遭受了上万人的伤亡后,1942年第6师团被编入新成立的第17军,然后被调往太平洋战场,驻守在所罗门群岛的布干维尔岛,就在下图中的位置,百武晴吉是第17军的指挥官。

盟军从1943年11月开始对该岛屿进行进攻,并且不断的压缩日军的范围,由于盟军的海空军优势,缺乏补给的日军在岛上生存困难,与外界隔绝。

在1943年11月—1944年4月,这期间是美军在岛上负责攻击行动,根据澳大利 *** 报官员在研究记录后估计,在美国作战阶段,有 8200 名日本士兵在战斗中丧生,另有 16600 人死于疾病或营养不良,这其实就是因为缺乏药品和食物,而被病痛和饥饿折磨而死的。

Australianintelligence officers, after studying records, estimated that 8,200 Japanesetroops had been killed in combat during the American phase of operations, whilea further 16,600 had died of disease or malnutrition.

1944年11月之后,攻击行动该由澳大利亚军队负责,而到1945年8月日军投降为止,在澳军的作战期间,有 516 名澳大利亚人阵亡,另有1572人受伤。同时8500名日军阵亡,同时因为疾病和营养不良导致另外9800 人死亡。

The lastphase of the campaign saw 516 Australians killed and another1,572 wounded. 8,500 Japanese were killed at the sametime, while disease and malnutrition killed another 9,800 and some23,500 troops and labourers surrendered at the end of the war.

可以看出大部分的日本士兵是因为饥饿和疾病的长期折磨而死去,这是一个长期的过程,我认为这种死法比直接在战场上被结果要好得多,是令我高兴的。

日军在岛上长期作战时,由于得不到食物,以至于不得不在岛上种地,根据战后对俘虏的审讯,在日军中甚至发生了抢劫、不服从甚至叛变。数百名士兵逃离了军队,并在丛林中以他们能找到的任何东西为生,甚至包括蛇、老鼠和鳄鱼。”

根据研究者的资料,“1944年4月开始,每名(日本)士兵750克的正常大米配给减少到 250克,从9月开始没有大米配给。很大一部分必须让可用的陆军和海军人员从事种植粮食的工作。只要有可能,盟军飞行员就很乐意在这些花园地块上投放凝固汽油弹。”

根据澳大利亚的统计,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时,日本军队投降时,澳大利亚人在布干维尔岛统计到有大约21000 至 23500 名日本幸存者,而根据研究者的估计,最初在布干维尔的日军有大约65000人,在接近2年的战斗中,日军总共有 16700 人死于战斗,26400 人死于疾病和营养不良,死亡率高达三分之二,超过了60%。

应该说第6师团在南京大屠杀之后,徐州会战,武汉会战,三次长沙会战,以及布干维尔岛战役中大部分人受到了应有的惩罚。

不仅如此,南京大屠杀时第六师团当时的师团长谷寿夫中将,1947年4月被中国军事法庭处死,下图就是谷寿夫在南京被处决的照片。

第六师团下面有两个旅团,其中第36旅团的旅团长牛岛满后来升职,在冲绳战役时是第32军的指挥官,领导日本的冲绳防御战,战败剖腹自杀,剖腹一种非常痛苦的自杀方式,有兴趣的可以自行查询下,我对日本的这种自杀文化表示欣赏,毕竟其使用者主要是日军的官兵。

再看下第16师团,

第16师团是南京大屠杀中最为罪大恶极的部队,也是杀人最多的部队,其次是第6师团。

其师团长中岛今朝吾,在战后中国本来要将其引渡回中国受审,可惜1945年10月中岛即因尿毒症及肝硬化死亡,不过其在南京期间的作战日记,记录了是奉松井石根的命令“处理战俘”,成为了有力的证据,战后远东国际军事法庭把松井石根判处了死刑,在南京大屠杀发生时,松井石根是华中方面军司令官,第6师团和第16师团都归他管辖。

著名的日本反战老兵东史郎就是来自第16师团,在东史郎的书中,这个第十六师团在南京之后,又被调往华北地区,其中尤其是徐州会战打的很激烈,

在徐州会战中,1938年4月29日东史郎记录了其所在的第16师团遭遇伤亡的情形,

在战斗中其同一个分队的战友西谷文正被手榴弹炸伤后,挣扎几小时后阵亡,这给东史郎带来很大的影响,用来不少篇幅叙述。而东史郎所在的分队(相当于中国的班)加上他自己只剩下了7个人。

东史郎同时记录了同属一个大队的第五中队(相当于中国的加强连)在徐州会战遭受严重伤亡的情形(东史郎在第三中队),

这一段是中国军队设计的非常精彩的小型伏击战,不知道对面的中国指挥官是谁,

这支中国部队在守卫一个村庄,指挥官巧妙的遇见到日军会利用一块墓地作为掩护,提前在墓地埋下了手榴弹,只待日军一进入就拉线起爆,同时在阵地前面挖了一条不宽但是却放满了水的小河,导致日军冲锋到距离己方阵地仅有20米的情况下,既没有可以藏身的地方,又被这条小河挡住无法前进,这给冲锋的日军带来很大的伤亡,日军第五中队在一个下午的突击中就阵亡了几十人,中队长也被击毙了,只能缩编为一个小队。

“某日下午,石桥中尉指挥的五中队奉命占领某村,他们进行了果敢的突击。石桥中队长带领一小队在平坦的麦田里前进,大树掩映的村庄里,敌人正屏息凝神地严阵以待。石桥中队忽而在麦田里爬行,忽而快跑一段,接近了敌人。村庄前面有三四块墓地。墓地坐落在麦田里,样子就像个馒头堆,正是绝好的掩蔽物。

石桥中队一米、两米地勇敢前进,就要靠近墓地了,这时,一直悄无声息的敌人突然发动所有火力,敌弹宛如暴风雨般飞到石桥中队的身上,就像求血心切的魔鬼一般,敌弹接连不断地吮吸着鲜血。突击队员们在麦田里拼命奔跑,总算到了墓地。可他们刚到墓地,手榴弹就在脚下爆炸了,几个人一下子就在痛苦中死去。每块墓地都是一样,横七竖八地躺着死尸。原来敌人预计到我军进攻时肯定会利用墓地,便在那里放了成捆的手榴弹,上面系上长线,一直牵到自己的阵地,等突击兵一到,便拉线爆炸。石桥中队完全落进了敌人设置的圈套。

如今失去了掩身之处的突击队试图一举冲进二十米前方的敌阵,遗憾的是,敌阵前面挖了一道虽不宽却贮满了水的小河,挡住了他们勇敢的冲锋。在他们咬牙切齿、东奔西跑的过程中,两个、三个、四个、五个……一个个在小河前含恨而死,几乎全被送进了地狱。石桥中队长也悲惨地死去,就这样,之一次突击以彻底失败而告终。

第二次由三小队突击,友军的炮兵进行了掩护射击,但第二次突击也在全军覆没的悲惨命运中失败了。现在已经知道白天突击是不可能的了,便决定夜间奇袭。

到了晚上,活下来的突击兵们趁着夜色把战友的尸体扛了回来。二小队趁着夜色收容了包括中队长在内的几十名阵亡者的尸体,但还有五六人的尸体不知是被炮弹炸飞了,还是被敌人抢去了,没能找到。

这样,五中队人数急剧减少,缩编后仅成了一个小队。仅一次突击便蒙受如此巨大的损失,而且是以失败告终。迄今为止我们记忆中还从未有过如此凄惨的境遇。”

而在调往徐州会战战场之前,东史郎所在的部队在华北地区驻防,他也记载了被游击队袭击的情景,发生在1938年3月6日的华北战场。

东史郎在书中并没有写明对方究竟是八路军还是 *** 的残军,总之中国军队先把连接汲县与道口镇的铁路破坏(我查了下,汲县在河南省卫辉市,道口镇在河南省安阳市),他们还通告村民可以把枕木当柴烧,一直为燃料发愁的村民们就争先恐后卸下了枕木,导致这一路段陷于瘫痪,铁轨则被散乱地扔在一边。

40多个日本工兵,同时强制征用了附近的大约50个村民修复铁路,由于较长时间未曾遇到有力抵抗,几十个日本工兵竟然把枪放在一百多米远的地方,自己拿着十字镐作业。

中国士兵身着便衣,伪装成村民逐渐靠近,而日本士兵竟然以为这些人都是自己征用的苦力,因而没有注意,结果被突然袭击,手里又没有枪,最终37名日本兵被杀死,只有六个工兵和一个少尉小队长逃脱。

在东史郎的日记中写道:

“被残酷杀害的三十七名士兵的尸体,让人惨不忍睹,敌兵的暴行令人发指。士兵们有的被剜去眼睛,有的被削下鼻子,有的生殖器被割下,有的脑浆迸裂,还有的缺胳膊少腿。他们全被扒光衣服, *** 裸地躺在那儿。救援队的队员们眼噙着哀悼的泪水,心头燃烧着愤怒的火焰。就这样,三十七具 *** 的尸体被并排摆上无盖列车,身上盖上了茅草运了回来。”

东史郎还在书中愤怒的指责少尉小队长居然抛下部下独自逃命。

因此,只要这些参加了南京大屠杀的日军部队还在继续作战,哪怕是跟游击队打治安战,而不是大型的战斗,也一样会不断的遭遇伤亡。

在中国战场作战之后,第16师团1941年被编入本间雅晴领导的第14军,参与对东南亚方向的进攻作战,之后一直驻守在菲律宾,最后在菲律宾的1944年10月开始的莱特岛战役中被进攻的美军彻底歼灭。根据日本厚生省的资料,美军夺取莱特岛之战,第十六师团共有13158人战死,幸存者仅620人,其中很大一部分是在热带雨林中饱受饥饿、疟疾、脱水的折磨后死亡。

日本第114师团,这是日军一个战斗力较弱的师团,也参与了南京大屠杀。

在南京之后,1938年2月,被调派至华北地区,与第5师团和第10师团一同参加徐州会战,第114师团在这期间也有伤亡,此后114师团在华北负责治安作战任务和八路军作战,其师团长沼田德重在1939年7月16日由聊城向东撤退时被鲁西军区部队伏击歼灭200余人,沼田重伤,8月死于济南日军陆军中心医院,该师团1939年7月回国后撤编。

当然注意,南京大屠杀期间的该师团师团长是末松茂治 。

以上的伏击战斗,说明了敌后小规模作战一样可以不断的让参与了南京大屠杀的日军部队遭遇伤亡。

我在 *** 上查询到的参与了南京大屠杀的日军部队结局的文章,关于114师团一般到回国撤编这里就没有了,这自然无法满足我进一步探索其结局的愿望,经过继续寻找资料。

第114师团其下面的4个步兵联队,1940年7月步兵第66、102、115联队再组建为第51师团,先是东北驻扎隶属于关东军,后来在1941年调往广东省隶属于华南第23军作战。

1942年该师团被分配到第18军,并被派往太平洋战场,并被派往巴布亚新几内亚的拉包尔,这个师团在太平洋战场被美军吊打。

之一次严重损失是从拉包尓转移到莱城,这个需要坐船穿越俾斯麦海,这在美军的绝对的压倒性海空军优势下,是非常危险的。

一开始还比较顺利,到1943年2月28日,第51师团的部分兵力已经转移至莱城。

拉包尓和莱城都属于巴布亚新几内亚,下图就是这两个地方在地图上的位置。

但在1943年3月2日,这天盟军飞机拦截了运输船队(也就是俾斯麦海海战),我们从下图可以更清楚的看出俾斯麦海的位置,就在拉包尓和莱城之间。

在盟军的强大空袭下,最终6900人的队伍中仅有1200名士兵抵达莱城,

另外有来自第115步兵团的800名士兵被雪风号和朝云号驱逐舰救出并运送到芬什港(莱城旁边大约100公里的一个港口),然后从陆路前往莱城。

可以说俾斯麦海的空袭是美军对日本运输船队的一个单方面的大屠杀,美军仅仅损失了几架飞机,就在海上击毙了日军差不多一个步兵联队的兵力。

我在看俾斯麦海战的资料时,能够体会到空中优势有多么重要,在绝对的优势下,日军战斗意志再强也无济于事。

另外,第51师团的其余部分于1943年5月乘坐登陆艇从马当和丹皮尔海峡沿着新几内亚海岸抵达莱城,该师团在付出重大代价后完成了海上转移。

下图看拉包尓,俾斯麦海和莱城的地点更加清楚。

1943年9月4日,盟军在莱城登陆,第51师团被命令撤离到休恩半岛北海岸,因此第51师团不得不试图越过萨鲁瓦吉德山脉,由于精疲力竭和饥饿,该师失去了所有的重型装备和大部分步枪。而同时随着盟军在猩红海滩登陆,芬什的疏散港也已经无法使用,导致日军无法撤离回本土。

就这样随着1943年9月的盟军登陆,51师团被困在了巴布亚新几内亚的休恩半岛荒凉的北海岸群山中,而盟军也认为没有必要再追击已经丧失了大部分战斗力的日军,该师团的人员在饥饿和疾病中大量死亡,直到1945年8月日本投降,该师团只有2754人幸存。

第114师团的四个步兵联队中,除了组建成第51师团的三个联队之外,还有个步兵第150联队参与组建第52师团,日本战败时该师团驻在太平洋中部的特鲁克群岛,该岛屿被美军采用蛙跳战术直接跳过,所以特鲁克岛在太平洋战争中不太有名,但其实这里的军港是太平洋战争中更大的船舶墓地之一,美军在1944年2月17日-18日策划了冰雹行动,对该岛进行大空袭,击沉了大量的日本船只,美国海军将领切斯特尼米兹在1944年2月19日的美国海军公报中称“作为对日本舰队1941年12月7日来访(珍珠港)的回应,太平洋舰队对特鲁克进行了回访,并奉还了部分欠债”。

该岛屿从1944年6月开始就被严密封锁,岛上的驻扎日军包括52师团在内有数万人,由于长期缺乏食物和药品,1945年9月投降时,岛上有大约2400人已经死于营养不良或者其他疾病。

然后是五个参加南京战役的主力师团之一的第18师团,

1947年,南京审判战犯军事法庭对战犯谷寿夫的判决书提到:“日本军阀以我首都为抗战中心,遂纠集其精锐而凶残之第六师团谷寿夫部队,第十六师团中岛部队,第十八师团牛岛部队,之一一四师团末松部队等,在松井石根大将指挥之下,合力会攻”。

“即应就全部所发生之结果,与松井、中岛、牛岛、末松、柳川各将领,共同负责。”

判决书提到了第18师团,不过该师团尽管是主力师团,但并没有直接参加对南京的攻击战役,而是主要负责在外围的策应,该师团在12月17日南京沦陷之后的入城式中,派出了一个联队(步兵114联队)参加入城式,在南京停留了几天,而此时正是南京大屠杀最严重的时期,因此该部队也参与了南京城内发生的大屠杀,而且在南京外围发生的屠杀,其实也是南京大屠杀的一部分。

关于第18师团的是否参与南京大屠杀的考证,可以看卢彦名唐恺写的文章

《侵华日军第十八师团南京大屠杀罪责再考证》

https://m.fx361.com/news/2021/0507/8309972.html

在中国的 *** 上,有写参加过南京大屠杀的部队18师团到了缅甸作战,然后被孙立人活埋了1200名俘虏的文章,这个本文不去考证,100%是个谣言,别的不说,日军的狂热加上中国军队当时的战斗力哪有能力一次性活捉1200名日军俘虏。

但是日军第18师团在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后,确实投入了东南亚方向作战,长时间在缅甸和中美军队作战,其中也包括和孙立人部队作战,在缅甸作战中遭受了盟军重大打击,根据战后统计,18师团投入缅甸战役的31444名士兵中有2万人以上战死。

其中1944年著名的密支那战役,日军防守的部队就是到过南京城的第114步兵联队,以及第113联队,盟军经过几个月进攻终于攻下,接近4000名日军除了几百人逃出外,大部分被歼灭。114联队的一部分还参加了腾冲战役,在盟军进攻下腾冲县城被盟军攻下,守城的日军2000多人除了几十人被俘之外,全员玉碎。

第5师团国崎支队(国崎支队编制为步兵第41联队、独立山炮兵第3联队(欠第2大队)及骑兵、工兵、辎重兵部队,步兵第9旅团长国崎登任支队长)

备注:日本一个陆军师团一般为4个步兵联队,以及配属有炮兵,骑兵,工兵,辎重兵等部队。

南京大屠杀时第5师团主力正在山西忻口、太原方面作战,第5师团就是著名的坂垣师团,师团长是九一八事变的主谋坂垣征四郎,1937年9月林彪指挥的平型关大捷中八路军消灭的辎重部队就是来自于第5师团。

多说一句,坂垣征四郎战后被判处了绞刑,作为甲级战犯1948年在东京被处决。

主力在山西的第5师团,单独抽出了国崎支队在南京方向作战,在南京沦陷后,国崎支队1937年12月底返回华北侵占青岛,不久归建第5师团。

除了在山东作战之外,第5师团之后参加了徐州会战,其中的台儿庄战役中我们总是能看到坂垣师团和矶谷师团的名字,在徐州会战中第5师团遭受了较大的伤亡。

根据日本防卫厅防卫研究所战史室编撰的《中国事变陆军作战史第二卷之一分册》P41引用华北方面军第三科的资料:第五师团(1938年2月20日-5月10日) 战死1281,战伤5478人。

这个时间正是徐州会战的时间。

之后1939年12月-1940年1月的昆仑关战役,日军参战部队也是第5师团,中国方面称之为昆仑关大捷,中国方面在此战攻克了昆仑关,击毙了第5师团的第21旅团长中村正雄少将,日军有两个步兵联队被打残。不过参加了南京大屠杀的第41联队不在日军作战序列中。

太平洋战争爆发后,第5师团被归属于山下奉文的第25军参加了新加坡和马来西亚作战,而参加了南京大屠杀的步兵第41联队1942年4月后脱离第5师团,调往菲律宾战场,我只要一看到太平洋战场,就知道日军在强大的盟军面前凶多吉少。

第41联队之后被调入百武晴吉领导的第17军,在巴布亚半岛参加莫尔兹比港进攻战惨败,这场战役中日军伤亡了1.2万人,之后伤亡惨重的第41联队残部,被调到朝鲜进行修整,补充兵力后参与组建第30师团。

下图就是莫尔兹比港的位置。

而30师团在1944年10月增援莱特岛再遭惨败,其先期派出了第41联队的2个大队到莱特岛配合守岛主力第16师团防御美军进攻,在美军对莱特岛的压倒性攻势下全军覆没。

注意,莱特岛战役中日军的守岛主力就是南京大屠杀的主力部队第16师团。

第30师团的剩余部队和日军其他部队一起防守棉兰老岛,在1945年美军对棉兰老岛的进攻战役中,守岛的4.3万日军大约10,000名在战役中阵亡,超过7,000人受伤及另外8,000人因饥饿及疾病而死,其余的日军选择了投降,美军只损失了820人及有2,880人受伤。

第3师团步兵第68联队

第3师团是位于第9师团之后的二线兵力,步兵第68联队经历侵华战争全过程,

淞沪战役中著名的上海宝山县城保卫战,姚子青营长以下500人全员殉国,进攻方就是日军的第68联队,联队长是鹰森孝,在描述姚营保卫宝山的电影《捍卫者》里面就出现过鹰森孝。该联队在南京大屠杀之后,持续七年多的中国战场作战中也不断遭受伤亡。

在淞沪战役和南京战役之后,又参与了徐州会战,武汉会战,随枣会战,豫湘桂战役中在广西和湖南作战,日本投降后从湖南岳阳云溪转至江苏镇江缴械。

只要日军在持续的作战,不管是在中国战场还是在太平洋战场,都会遭受重大的伤亡,太平洋战场不说了,就拿中国战场来说,

南京大屠杀主要发生在1937年12月到1938年1月,而日军公布其在中国战场总共阵亡了四十多万人,战争全面爆发的1937年7月到1938年1月总共就半年,这期间阵亡的日军士兵人数是几万人的规模,占日军整个抗战期间阵亡的比例大约10%左右,也就是全面抗战期间总体来说日军90%的阵亡发生在南京大屠杀之后。

第11师团天谷支队

天谷支队未参加南京攻城战,1938年1月16日接替第16师团担任南京警备,虽然此时南京陷落已经一个月以上了,天谷支队还是参与了对南京无辜百姓的大屠杀。

天谷支队以第11师团步兵第12联队、山炮兵第11联队第3大队等组建,第10旅团长天谷直次郎任支队长,占领上海后第11师团主力因为准备参加广东作战,留下天谷支队参加南京外围作战,南京陷落后担任南京警备,1938年3月回国归建。

第11师团后来长期驻扎在中国东北地区,遭受的作战伤亡较小。

然后在1944年2月,第11师团抽调了一部分兵力,和第1师团的一部分编成了第6派遣队,前往太平洋关岛,改称独立混成第10联队,在关岛战役中全军覆没,参与了南京大屠杀的步兵12联队的第3大队也被在被抽调的行列,该大队在关岛战役中全队玉碎。

关岛战役是太平洋战争中一场“玉碎”战役,由于日军顽固的拒绝投降,守岛的一万八千多名日军几乎全部阵亡,甚至还有一个日本兵躲藏到1972年才被发现,在山洞里面过了二十多年。

第12联队余部跟随11师团在东北地区驻屯到1945年4月,遗憾的是在苏联红军进攻的前夕,第11师团被调回日本本土设防。驻守四国岛直至日本投降。

可以说在所有参加了南京大屠杀的师团中,第11师团就是运气更好的,前面的第九师团虽然躲过了冲绳岛战役,但是至少也参加了徐州会战和武汉会战。

日本第13师团,这个师团一直在中国大陆作战,南京大屠杀时,该师团组成了山田支队(由步兵第65联队、山炮兵第19联队第3大队、骑兵第17大队于12月12日编成),以支援南京大屠杀主力部队第16师团的右翼,山田支队12月2日出发,13日攻占乌龙山、幕府山。12月20日山田支队从下关过江在安徽全椒归还建制。

在南京大屠杀之后,该师团参加了徐州会战、武汉会战,豫湘桂战役等役,

1945年夏季,该师团在长沙向中国军队投降,由于一直处于和中国军队的作战和行军中,该师团在八年中也遭遇了很大的伤亡,根据日本战后出版的部队史《若松联队回想录》,13师团中参加了南京大屠杀的第65步兵联队在华作战八年期间,可确认之战死人数为3765人,可确认之病死、意外丧生、自杀身亡人数为907人,合计该联队在抗战期间可确认之死亡人数为4682人,这里还不算那些在战争中终身残疾的日本兵。

备注:日军一个师团有4个步兵联队,另配属有炮兵,骑兵,工兵,辎重兵等部队。

查询了各种资料,日军一个联队的人数大约四千人左右,不同的状态下人数会有不同。

除了以上的主要部队之外,还有一些不同编制的日军部队,包括航空兵,海军舰艇,独立轻装甲车部队,以及各种支援部队等参与了南京大屠杀。

我们再说下抗战胜利后,南京大屠杀的主犯的结局,

由于中国当时国力孱弱, *** 自身的不坚决,以及美国对自身利益的考虑(扶持日本,不审判皇族)等等,战后审判是不令人满意的,由国民 *** 判处死刑并且处决的只有4人(第6师团师团长谷寿夫,以及田中军吉,向井敏明,野田毅三名百人斩军官,其中只有谷寿夫是高级主犯),由远东军事法庭判处死刑的只有2人(华北方面军司令官松井石根,华北方面军参谋副长武藤章),由荷兰的军事法庭判处死刑的1人(南京大屠杀时第十军参谋长田边盛武),由新加坡的军事法庭判处死刑的1人(原田熊吉,南京大屠杀时是日本驻南京大使馆的武官)

另外还有一些参与了南京大屠杀的高级别日军将领在战争中战死,病死,或者战败时自杀了,但有相当数量的高级别将领逃脱了惩罚,在战后的日本继续生活,这是让人不爽的。

我们整理下南京大屠杀的主要元凶和著名凶犯的结局

其中隶属于第16师团,南京大屠杀中著名的两个百人斩日本军官,向井敏明和野田毅,本来已经在战争结束后返回了日本,战后在路边摆摊做小生意,逃过了惩罚,实际上他们犯下的罪行一开始中国方面也并不知道。

事情的发现是源自于中国参加东京审判工作的成员中一个年轻的英语翻译和秘书,名字叫做高文彬,出生于1921年12月,毕业于东吴大学法学系,英文水平很好,而且刚好是学英美法学的,东京审判用的就是英美法系,所以被派到日本担任翻译,后来担任中国参与东京审判的检察官向哲浚的秘书,当时才二十多岁。应该说国民 *** 对于东京审判的重视程度是不够的,据高文彬回忆中国方面参与东京审判的人员总共才十来个人,作为二战日本侵略更大的受害国,中方参与东京审判人员还不如苏联和美国多,尤其是美国方面有几十个人。

高文彬回忆说,

“1947年上半年的一天上午,我作为秘书,收到法庭送来的上一天的庭审记录后,有空就到国际检察处的图书馆里查找资料。偶然间在图书馆内发现了一份1937年东京《日日新闻》报纸,上面刊登了一张照片,里面是两个日本下级军官在南京大屠杀中举行杀人比赛,一个杀了106人,另一个因为刀口卷了只杀了105人输了。日本的报纸把这两个杀人犯当作英雄。我那时已粗通日文,基本读懂了报纸的意思。发现这张照片,我高兴极了。

马上到检察处的资料室复印了三份,一份我们自己留底,另二份交到中国驻日本军事代表团。他们有定期班机飞国内,然后通过他们把照片交到南京司法行政部。当时上海正在审判日本战犯,看到这张照片,非常高兴。

他们马上通过南京国防部驻日盟军总部,请他们查抓这两个人。盟军花了半年时间才抓到这两个人。是从日本投降后回国人员签到名单中发现,最后在日本中部的崎玉县抓到的。这两个人是同乡,回国后一时找不到工作就穿着白衣服,在路边摆地摊做小生意。两个战犯就这样被抓到。真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在南京的法庭上,两个日本战犯都百般辩解,说自己只是向记者吹嘘,并没有屠杀战俘和平民,并且在遗书中依然否认屠杀事实,但是最后无法洗白罪行,1948年1月被枪毙在南京雨花台。

另外在战后的南京大屠杀追查中,田中军吉的落网具有戏剧性,是谷寿夫的第6师团的一个中队长(相当于中国的加强连),一个师团两三万人,一个中队几百人,因此一个师团有几十个中队长,算是一个高级军官,他是因为吃饭不给钱最后送了命。

此人在战后也返回日本,在东京居住,但1947年的一天,他在东京赤坂路的一家鱼丸店因为不愿意付钱,和店家打了起来,在拉扯过程中田中军吉高喊说他在“支那”打仗的时候,一天就杀了100多个支那人,还敢跟他要钱。刚好国际宪兵队路过这个鱼丸店,了解情况后把田中带回调查,结果在审讯调查中发现此人确实有严重屠杀记录。

之后被引渡到中国南京受审,有力的证据主要来自三个,

百将录_白江论坛  第1张

其一是田中使用的“助广”军刀的照片,

其二是当时日本随军记者拍摄的田中军吉在南京挥刀斩杀中国百姓头颅的照片,

田中辩解说他当时穿的是衬衫,显然是在夏天,可攻占南京在冬天,不能够证明他在南京杀了300余人。但当时的法庭认为,被告在挥刀猛斩之际,为便利动作,即使在冬天脱掉外衣也是正常,况且在连续斩杀人的情况下,身体会热,驳回其辩解。

第三个证据是因为田中军吉杀人数量很多,结果被一个日本人山中峰太郎写的书给记录了,此书名字叫《皇兵》,本来是宣传日本皇军如何作战英勇,书中收录了田中军吉的这把军刀的照片,并在下面配有“曾斩杀300人之队长爱刀助广”的说明, 这成为了有力的证据。田中对此辩解说山中峰太郎不过是为了宣传进行了杜撰,但法庭不予采纳。

1948年1月,田中在南京被执行枪决。

再说下南京大屠杀的高级主犯的结局:

分为方面军,军和师团三级军事单位来看,在方面军层面:

更高司令官是华中方面军的司令松井石根,1948年12月在东京被执行绞刑,在审判时松井石根辩解说进攻南京的时候自己生病在苏州休养,但南京陷落后第四天(12月17日)他就到南京参加了入城式,而大屠杀在那之后还持续了几个星期,所以他无法洗白自己的罪行。

华中方面军的参谋长冢田攻,由于当时进攻南京的时候松井石根在苏州养病,冢田攻也是在当时实际负责前线指挥,他没有能够活到战后,1942年12月已经是第11军司令的冢田攻中将,从南京飞往汉口途中在安徽境内坠机死亡。

华中方面军的参谋副长武藤章,作为甲级战犯,于1948年12月在东京被执行绞刑,正是此人直接命令日军官兵可以在南京市内随意选择宿营地,而不是在城外住宿,这大大的增加了南京城大屠杀的规模。

华中方面军作战参谋公平匡武,后来任第31军参谋副长,在太平洋战场塞班岛兵败自杀。

应该说在更高指挥的华中方面军层面,司令官,参谋长和参谋副长都得到了应有的惩罚。

再看华中方面军下辖上海派遣军(第3师团、第9师团、第11师团、第13师团、第101师团、第16师团),以及1937年10月第10军(第6师团、第18师团、第114师团)。

南京大屠杀时上海派遣军司令官是朝香宫鸠彦王,本来上海派遣军司令官是松井石根,但在华中方面军成立后松井石根担任总司令,于是方面军麾下的上海派遣军司令由朝香宫鸠彦王接任。

这个人是皇族,由于美国方面处于战后对日本统治改造的考虑,决定对皇族进行赦免,而朝香宫鸠彦王由于其皇族身份,逃脱了战后审判,并于1947年10月遵盟军命令脱离皇族,这个王八蛋活到了九十多岁。

有看法认为是朝香宫鸠彦王颁布了“杀掉全部俘获人员”的命令,酿成了南京大屠杀,也有人认为是陆军参谋长勇在朝香宫鸠彦王的授意下发布的这个命令。然而不管如何,指挥官朝香宫鸠彦王都和松井石根一起是南京大屠杀的两个最核心主犯,他逃脱了真的是个遗憾。

长勇,这个日本人罕见的两个字的名字,此人后来任第32军参谋长在冲绳岛战役中兵败自杀,同时一起自杀的32军军军长牛岛满,在南京大屠杀时是第6师团第36旅团的旅团长。

至于负责上海进攻方向的松井石根本人,虽然是在大屠杀开始之后几日才到达南京,但也同样地他也没有阻止大屠杀,他默许了朝香宫鸠彦王的行为。

作为皇族的朝香宫鸠彦王最后逃脱了惩罚,他和松井石根是南京大屠杀的两个最主要的元凶,并且有人认为尽管在职位上低于松井石根,但具备皇族身份的朝香宫鸠彦王才是最主要的元凶,他直接下令发布了屠杀命令,而松井石根默许了他的行为。

上海派遣军参谋长饭沼守, 1942年进入预备役,1945年担任第96师团师团长,驻扎在朝鲜半岛,此人战后一直活到了1978年。

而华中方面军下辖的另外一支部队,第10军军长柳川平助,已经在1945年1月病死。

第10军参谋长田边盛武,战争结束时是在苏门答腊的日本第25军司令,中国方面准备将其引渡回中国受审,但是荷兰方面称其已经在军事法庭受审,并将其在1949年7月予以处决。

值得注意的是,在南京大屠杀发生后,1938年2月日本方面撤销了华中方面军,上海派遣军和第10军的编制,同时华中方面军司令官松井石根,上海派遣军司令官朝香宫鸠彦王,以及第10军军长柳川平助均召回日本国内,松井石根和柳川平助均再未任军职,而朝香宫鸠彦王至日本战败再未任实职。

这种撤销作战编制,更高指挥官退出军队的做法,相信跟日本方面刻意想掩盖南京大屠杀也是有关系的。

好总结下,方面军和军方面:

华中方面军司令官松井石根:1948年12月被处决

华中方面军参谋长冢田攻:1942年坠机死亡

上海派遣军司令官朝香宫鸠彦王:被开除皇籍,活到了1981年

上海派遣军参谋长饭沼守:活到了1978年

第10军军长柳川平助:1945年1月病死。

第10军参谋长田边盛武:1949年7月被处决。

方面军和军方面六个更高指挥官,死了四个,活了两个,死亡率67%。

再往下是五个主力师团,其中屠杀最为凶狠的第16师团和第6师团:

上海方面军下面的第16师团师团长中岛今朝吾,第16师团也是南京大屠杀中杀人最多的部队,在战后中国本来要将其引渡回中国受审,可惜1945年10月中岛即因尿毒症及肝硬化死亡。

第6师团长谷寿夫中将,1945年8月12日任广岛第59军司令,1947年4月中国军事法庭处死。

第9师团长吉住良辅,第114师团长末松茂治,均未受到审判,这两人在1939年就退出了日军现役,未再被召集入现役参加作战行动。

负责在外围策应的第18师团,其步兵114联队进入了南京城,没有查到时任联队长是谁,但当时的师团长牛岛贞雄战后活到了1960年。

南京大屠杀五个主力师团的师团长,2死3活,死亡率40%

然后是另外三个师团的各个支队,这个比较遗憾,这些支队高级军官几乎全部顺利的活到了战后。

第5师团国崎支队:支队长国崎登在1941年退出现役,进入预备役,之后未再参加作战,1945年投降是是留守日本的第7师团师团长,死于1960年。

第5师团当时的师团长是坂垣征四郎,不过他当时是在华北作战,未参与南京大屠杀,1948年12月被处决。

第3师团步兵第68联队联队长鹰森孝,1945年在中国河南向中国投降,1946年返回日本,死于1968年,当时的师团长是藤田进,在战后活到了1959年。

第11师团天谷支队:天谷直次郎,1938年返回日本,后出任第40师团师团长,1941年退出现役,进入预备役,死于1966年。

百将录_白江论坛  第2张

第11师团的师团长当时是山室宗武,他活到了战后的1963年。

第13师团山田支队的山田栴二,他活到了1977年。

因此简单的做个总结,日军参加南京大屠杀的部队,绝大部分都受到了正义的惩罚,有以下三个原因:

1:日本有17个甲种师团,后来因为抗战全面爆发扩编到了21个(增加了第13师团,104师团,106师团,116师团),参加南京大屠杀的五个主力师团中,除了18师团和114师团外,有三个(第6师团,第9师团,第16师团)都是日本的甲种师团,而三个有支队参加了南京大屠杀的师团,第3师团,第5师团,以及新增加的第13师团都是甲种师团。

日本作为战败国,必然是因为其精锐主力损失严重,无力再战的结果,不可能说参与了南京大屠杀的六个甲种师团,在以后的战争中全部没有受到什么伤亡,日本就投降了。

2:南京大屠杀发生于全面抗战爆发的初期(1937年12月13日南京沦陷),而不是中后期,其后还有八年的全面抗战,以及1941年开始的太平洋战争,这就为正义国家在战场上不断消灭南京大屠杀的日军官兵提供了很长的时间,这些参与了南京大屠杀的日本官兵们,很大一部分无法在长期的战争中存活下来到战后。

像东史郎日记中记载的,他所在的第16师团,除了徐州会战中伤亡严重,东史郎所在的分队只剩下7名士兵之外,在敌后游击作战中中国军队一次袭击,就杀死了其37名日本工兵。

而这两件事都是发生在1938年的中国战场,是在南京大屠杀之后。

实际上整个二战期间(1937年7月-1945年8月),日本公布其阵亡了185万左右的军人,这里面阵亡于1938年1月南京大屠杀之前的估计就是四五万人的水平,占比不过3%左右,也就是日军97%的阵亡发生在南京大屠杀之后的各个战场。

3:在盟军火力优势更大的太平洋战场,五个参与南京大屠杀的主力师团中,有四个被调到了太平洋战场(第6师团,第16师团,第18师团和第114师团),

其中犯下最为严重罪行的第6师团和第16师团都遭到毁灭性打击,

第6师团所在的布干维尔岛守军最后投降时已经有超过60%的岛上士兵死亡,而第16师团最后盟军发起的莱特岛战役中负责守岛,阵亡了90%的士兵。

在缅甸和中美联军作战的第18师团也阵亡了2万人以上,占兵员总数的60%以上。

而从114师团分拆出来的部队在俾斯麦海遭遇盟军空袭大屠杀,以及在休恩半岛的丛林里面饱受差不多2年的饥饿疾病折磨后,最后投降时只剩下不到3000人,日军一个师团通常有两三万人的兵力,死亡率也高达百分之八九十。

只是南京大屠杀的五个主力师团之一的第九师团,南京大屠杀后在徐州会战和武汉会战中伤亡了几千人后,长期驻扎在中国东北地区,二战末期冲绳战役时又被派往台湾,没有和美军作战,这个比较可惜。

而在有支队参加了南京大屠杀的三个师团中,也有2个师团(第5师团,第11师团)有部分部队被调往太平洋战场,也遭到了惨重的伤亡。

在日军参加南京大屠杀的五个主力师团+三个支队部队方面,两大遗憾,

之一个遗憾是五个主力师团中,第九师团在徐州和武汉会战后,长期驻扎在中国东北地区,而且在最后时刻被调往台湾,既在中国战场长期没有作战,又躲过了1945年苏联红军的进攻,又躲过了1945年冲绳战役美军的进攻,损失较小

第二个遗憾三个支队中,隶属于第11师团的天谷支队,1938年回国,之后长期驻扎在中国东北地区,中间除了参加了南京大屠杀的第12联队中的一个大队被调往太平洋战场,在关岛全员玉碎之外,其他部队在中国东北地区常驻,然后又是在1945年苏联进攻前夕被调往日本本土驻防,躲过了中国战场,苏联进攻和太平洋战场。

另外让人非常不爽的是一批日军高级将领逃脱了惩罚,毕竟在战场上越是下级的日本官兵死亡率越高,而越是高级的日本将领死亡率越低,而在战后国民 *** 又由于各种原因无力惩罚所有的战犯。

其中核心的是以下15人,6人死亡,9人逃脱了惩罚,死亡率仅40%,这是令人遗憾的。

华中方面军司令官松井石根:1948年12月被处决

华中方面军参谋长冢田攻:1942年坠机死亡

第10军军长柳川平助:1945年1月病死。

第10军参谋长田边盛武:1949年7月被处决。

第16师团师团长中岛今朝吾:1945年10月中岛因尿毒症及肝硬化死亡。

第6师团师团长谷寿夫中将:1947年4月被中国军事法庭处死。

其他被处决的高级将领还有华中方面军的副参谋长武藤章,以及当时日本驻南京的武官原田熊吉(不要觉得只是个武官,他是个高级将领,1939年被任命为中将,后担任日本第35和第27师团长,日本战败时是第55军的司令官,1947年在新加坡被处决),不过此二人这里先不计入,我们只看方面军和军的司令官+参谋长,以及师团长+支队长。

其他还有些旅团级别军官,例如步兵第6旅团长秋山义兑,战败时在朝鲜任第137师团长,1945年8月自杀。

步兵第19旅团长草场辰巳,战败时是关东军大陆铁道司令,关押西伯利亚,东京审判期间1946年9月出庭作证前自杀。

步兵第30旅团长佐佐木到一,1945年任关东军第149师团长,1955年死于抚顺监狱。

这些旅团级别的军官也不计入。

逃脱惩罚的有:

上海派遣军司令官朝香宫鸠彦王

上海派遣军参谋长饭沼守

第9师团长吉住良辅(南京战役五个主力师团之一)

第114师团长末松茂治(南京战役五个主力师团之一)

第18师团长牛岛贞雄(南京战役五个主力师团之一)

第5师团国崎支队支队长国崎登

第3师团步兵第68联队联队长鹰森孝

第11师团天谷支队支队长天谷直次郎

第13师团山田支队山田栴二

第101师团主要是驻扎在上海浙江一带,这里就暂时不计入。

回顾南京大屠杀的历史,参加了屠杀的日本战斗序列总计在10万人以上,尽管在1938-1945年的战争中,这些制造了屠杀的日本军队大部分都在战场上面受到了惩罚,尤其是在盟军占据火力优势的太平洋战场,但还是有些人活到了战后,毕竟即使只有20%的人活下来,那也是2万人的规模了。

而且在高层最为核心的十几名高级别元凶方面,百分之六十的人都活到了战后,只能说最后攻占日本本土的不是中国,所以带来了很多遗憾,尤其是最核心的两个凶犯之一的朝香宫鸠彦王在美国庇护皇族的决定下逃脱了,这是当时中国的国力限制使然,如果最终轰炸并且占领日本本土的是中国,那么相信对于南京大屠杀的复仇会更加彻底。

为什么我要整理本文的资料,因为我觉得对待这种外来侵略者,至少对我而言,最能让我心理得到慰藉的,不是日本人是否道歉,而是是否杀了回去,杀死了多少屠杀的凶手,在查询资料的过程中,也发现参加了南京大屠杀的日军部队,大量的在中国各个战场的会战,以及缅甸战场,太平洋战场战死,玉碎,我觉得让人知晓这一事实,比单纯的愤懑于日本未对此道歉要有用。

不仅如此,中国最终是战争的胜利者,这一点也非常重要,我查阅了那些制造南京大屠杀的高级将领,这些人可以说基本是狂热的军国主义者,作为战败者他们中有一部分人在战争中幸存,并且逃脱了审判,这虽然让我们不舒服,

但我不觉得作为战败者,尤其是狂热的军国主义的战败者,他们的心里会有多好受,毕竟自己不少上级,同级和下属战死或者被战胜国处决了,而自己的国家也在战争中把明治维新以来的掠夺成果全部输的精光,朝鲜半岛和台湾这些已经并吞的领土又吐了出去,并且国家被作为敌国的美国占领,而且在有生之年看不到翻盘的希望。

如果放到中国身上,那就是中国打输了抗战,永久的丧失了一些土地,然后国家被日本占领了,而且在我有生之年看不到逆转的希望的话,这反正换我是无法接受的。

所以当战胜国国民,是比当战败国国民在心理上要好不少的,我觉得抗战是中日国运的一个转折点,这之后两国的命运已经完全的逆转了,尽管由于 *** 的能力水平限制,我们赢的很惨烈,但终究中国是战胜国,收回了大量的国土,这点很重要。

我们不仅在当年的抗战中战胜日本,今天还要在和平中通过产业竞争战胜日本,把原本属于日本的经济收益转移到我国,这其实也是一个新的战场。

当然,如果日本不能吸取当年输掉战争的教训,比如还想在台湾方向介入干涉中国统一什么的,那么日本会从实际的结果中体会到中日的国力变化的。

标签: 百将录

发表评论

大金游戏网Copyright Your WebSite.Some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黑ICP备2021006842号-1